我給了蔣詩月一個安心的眼神,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就行了,她不需要擔心什麼。隨後我便再次看向楊瑞,笑眯眯地說道:「我是誰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趁別人喝多了動手動腳的,這不太合適吧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