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走到王曉丹的面前停下,直視着對方的眼睛,簡單的說了句,“我回來了。”此時的王曉丹應該從祝由的催眠中清醒過來了,不過她當時的表情特糾結,畢竟她最後的行爲,直接證明了她絕對是不希望我出事的,偏偏能夠讓我出事兒的這幾個人,又都是她找來的,她咬着嘴脣先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我身後那幾個人,然後把頭低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