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玄齡一臉尷尬的低下了頭,雙手不停的搓著,嘴上還是解釋著:「跟堵著不堵著沒有什麼關係,就是我們要…站隊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