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的幾天,盛倫都是早出晚歸,同住一個屋檐下,以後也沒能跟他打到照面。但是,以後每天給盛倫熬的蓮子粥,盛倫都很給面子的悉數舔刮乾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