於樑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樹叢,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