旁山風瞪著大眼道:「延賓兄,你這是夾報私仇,想要我旁山風腳掌的命啊?」 有色延賓瞪著眼睛說:「呸,我有色延賓沒有要了你的小肉身的命就不錯了,再說了,我剛才那一下哪裡是要你命,分明是在臨別前對你做了個小小的測試,試一下你對突發危險的反應,這是在幫你,沒想到你小子不僅不感激於我,還要惡語相加,簡直是豈有此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