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兮:「……」木兮簡直不能理解這人是什麼個邏輯,他這三觀,她可真是不敢苟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