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燁笑笑,眼前的白茂義已是兩鬢花白的五十多歲老人,混跡官場一生還是一名縣令,大澤山牙兵的叛亂對膠水縣打擊很大,三年一次的考覈算是沒有指望了,估計只能在縣令的位置度過餘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