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時,窗外的雪已變得細碎,似有似無地下著,隱隱閃著點點寒光。湛少楓靜靜立於窗前,在那泠泠月華的映照下,他那年輕的面龐因憂慮而顯得凝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