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沒錯,秦賊過江挑釁,是可忍孰不可忍,今日已不單單是南北之爭,更是維護我北方武道界尊嚴之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