湍急向天的水流沒有將水色帶向高空,反而以流水為媒,為水色留出一席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