狄澈輕輕地嘀咕着,“我受傷的地方明明是肋骨,又不是腿,去窗戶邊上站一站,有什麼不可以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