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恕和東方鳶柔各自分散開來,應循、玄青和小虎早早地將桌椅搬到了一個不太會被波及到的角落,悠閒地喝着茶,東方鳶柔也慢悠悠地走了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