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他剛過去以後大吸一口冷氣,接着手忙腳亂的從口袋裏掏出符紙按了上去,我還真挺奇怪了,樊鋼看到了什麼會這麼吃驚,整個動作都顯得那麼緊張慌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