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姓從未見過活著的佛陀,見玄空金身已塑,天開其道,為之加引,剛剛心中的戾氣全然不見,只剩下滿腹的狂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