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代長老等人離去,促柔的妙曼的身姿一晃,那手中的軟劍則是在次被收進了纖腰處的劍鞘中。然後回頭看著易烈納悶道:「以你的性格怎麼會這容易放他們離開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