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地煞派和五行派的人也走了,馮習知道自己大勢已去,心情低落到了極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