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岳在路邊吐了十多分鐘才算稍微緩過勁來,這已經是第二次暈車了,上次是長明的車,這一次是出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