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語冷笑著,氣得眼睛都紅了,幾乎一字一頓的開口:「徐少,你跟喬聲護著秦苒,我沒意見,可你也知道小提琴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。後台這麼重要的地方,她進來,你跟喬聲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小提琴壞了事小,可你有沒有想過,我因為她,在全校人面前丟盡了臉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