纏上最後的一層綁帶,不松不緊地繫上結,山田花太郎擦了擦額頭滑下的汗珠,長呼一口氣「終於弄好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