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黃似乎沒有察覺,又恢復了平時的樣子,好像神哥本來就是家人,只是出了個遠門,在年關回來團聚,而跟在他身後的是他的朋友,也是我們的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