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簡汐聽到這個名字,心頭滯了一口惡氣,「他不是被判了十年嗎?才過去了兩年,不是還有七年嗎?他怎麼還有五年就要出來?是不是杜家在背後搞鬼,還是容家……子澈知道這件事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