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月心知自己跟安樂正面交鋒勝算不大,便一直藏匿在暗處等待機會。直到安樂勝券在握,心神最放鬆的時候才暴起發難,果然一擊得手。安樂手中的隨心刃失去了靈力地支持,所化長鞭頓時消於無形。那忍者甫一脫縛,立即從懷裡摸出一個硃紅色地竹筒對準安樂一揚,眨眼間,數十點慘碧地磷火如同宿鳥歸林般朝著安樂迎面撞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