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老四老婆的事情,讓我與蘇麥之間多了不少談資,以至於我們聊到了深夜,我才上天台的斜屋面去睡覺,她說,她明天中午會抽空和我一起再去看看那娘倆兒,就躲遠遠的看,不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