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易僅剩的思想不斷的在變化,希望能找到一種合適的方式來解決此事,可是任憑韓易絞盡腦汁也無法解決此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