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龍緩緩走到捱打的那個小弟跟前,摟着他的脖子,淡淡的道:“兄弟,剛纔事出突然,只好委屈你了!不過,他如果投靠了我們,你計頭功!給,一萬塊,隨便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