駱榮軒不說話了,沉默半晌后又嘆了口氣,「我知道以後怎麼做了,我會收斂的。」